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多彩贵州网旅游 > 当季推荐

湛江南海之滨有个“菠萝的海”

2019/08/19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

  湛江,广东西南港口城市,地处南海之滨、中国大陆最南端,与海南岛一苇可航。地图上,湛江的地理区位十分显眼。

  湛江之名何来?她本是远离大江大河的滨海城市,历史上曾属椹川。1945年,改名为湛江。据说当年林木多而少雨水,主事者心有寄托,改木字为水旁,以江代川,更显气象。

  夏季的南海,热浪、台风是热词,当整个南中国裹挟在季风肆虐中,湛江的气候也变得闷热多雨。不过,这里有着南方最热烈明媚的骄阳,用当地人的话说是高纯度无一点杂质的阳光,还有丰富的岭南佳果、葱茏的植被、柔细的沙滩。此外,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,还深藏着悠久的历史和人文风华。

  一

  大隐隐于市,如果不是亲临其境,就不会知道离市区18公里处有一座火山湖泊,静卧了亿万斯年。十四五万年前,地壳运动,湖光岩玛珥湖横空出世。来到湖区才得知,这个火山口湖,是“因水灌入火山口,导致局部地区水蒸汽过多,排不出去,爆炸后形成的”。湖的直径约2公里,周长约7公里,面积与景致可与另一类似的火山口湖长白山天池媲美。不过,玛珥湖与市区仅半小时车程。它隐卧在平缓山丘上,有茂林修竹簇拥,数处陡峭如削的石壁,经风雨剥蚀留下了大自然的生命印迹,故有“地质年鉴”之称。

  “玛珥”一词,出于拉丁文音译,意为沼泽和湖泊,是德国莱茵地区对火山形成的湖泊的称呼。2004年,湖光岩玛珥湖与德国的艾斐尔玛珥湖建立协作,签署了《中德玛珥湖友好合作协议书》。东西方两大典型的玛珥湖就此携手,继续探讨自然神奇之秘。

  午后的湖面,清碧如洗,不见杂草浮物,水线与草地花丛几乎平齐,对面山林历历可见。亲水近岸,掬一捧湖水,入口甘甜,说是因有多种矿物质,含有远古的“地质养分”。有人笑言,一口清水可品古今。据科学测定,湖水深30米,而底层有数百米的沉积层,经年不断变化,形成特有的“水底运动”,为洁净湖水起了重要作用。这湖水源自何处,仍是一个谜,考察研究也没有定论。更神奇的是,经过长年的自然沉积,湖底形成厚厚的火山泥沉积层,但湖水无论干旱还是涝灾,水位变化都不大,湖水封闭与外界水源并没有交集。特殊的自行净化功能,使湖水长年澄碧清澈,树叶花草落入湖中不见所踪。老乡们说,湖中多有鱼虾和龟,却不见蛇蛙、蚂蟥等。因此,被当做是“有灵性的湖”。沿湖观光者,或骑行或电瓶车代步,湖面不见游船。得益于志愿者们及时的环保宣传,这湾特别的玛珥湖,才能永葆美丽。

  湖边有当年的火山遗迹——巨大的石壁废墟,可上前观看。层次分明的肌体纹理,是“涌流凝灰岩石”剖面。这些由亚粘土、亚砂土构成,或暗红,或赭褐,或土灰,色泽不一,凸凹光滑的远古遗存诠释了大自然的威力。

  湖边的火山博物馆,记录了火山口湖的历史,也记录了近年关于此类自然现象的研究成果。周围有隋代的寺庙、宋代的道观,还有当代的清风林、望海楼和诗廊。老旧与新生,古雅与时尚,具象与文字,林林总总,共时共生。自然生态能满足大众旅游休闲的需求,而馆堂庙宇、碑林诗章,对于求知者则是一个难得的科普殿堂、文化学堂。

  二

  从没有见过如此大面积的菠萝地,而且冠之以“高大上”的词——“菠萝的海”。据说是经济学家厉以宁参观后脱口而出,便成了徐闻菠萝产区一个响亮的名号。像海一样的菠萝世界,形象、诗意、上口且好记,取了世界名胜的谐音,但凡听闻,心向往之,多好的广告词。

  雷州半岛徐闻曲界镇,有一偌大的山野阔地,沟岭坡梁间,有菠萝的大海,一望无际。这些沟沟岭岭也是菠萝们的家,那坚挺昂扬、蓬勃向上的叶子,团团紧围,密密匝匝,形成苍茫如海的气势,装点着夏日的半岛景色。菠萝的海,一个名字叫活了一个果品。

  这“海”的形成,名副其实。徐闻是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小县,生产中国1/3的菠萝。曲界是重要生产基地,约有26万亩。一篇文字介绍,菠萝产区的景观也十分迷人:“大地曲线优美,田园四季斑斓,村庄散落在绿树花丛,巨大的白色风车群在瓦蓝的天空中悠然转动,村道蜿蜒,空气中飘散着菠萝的清香,怡然的风情为‘菠萝的海’,添上无限诗意和美好情怀。”无论幅员还是景观,这海的称谓,当之无愧。

  南国的水果,多在盛夏疯狂,个头上也一个赛一个。而菠萝却低调地长成,树枝也是矮壮植物,二三年生,因为皮实,无多娇矫之气,遂成了岭南大地果品的主角之一。

  雷州半岛是岭南水果丰产地,拥有良好的气候条件、土壤条件。一些名优水果是这里的专属,也成为地方经济的支柱。七月流火,果品飘香,雷州半岛上各个县镇享受着“甜蜜事业”的幸福。

  三

  在去往愚公楼果园的路上,一个休闲凉亭内,摆放着几排关于徐闻特色产业、名胜典故、百姓日常与半岛风情的铭牌,图文并茂,吸引人们。徐闻早在汉代即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通道。班固的《汉书·地理志》中记载,“自日南障塞,徐闻、合浦船行可五月,有都元国……”历史上诸多名臣先贤,如寇准、苏东坡、李纲等都逗留过雷州半岛。1990年,汉代的瓦当出土,证实历史上的繁华。

  这里也是临时的交易平台,我们尝着不同品质的菠萝、名贵的黄金果,感叹其美味名不虚传。未动口先出汁液,酥脆甜蜜,香气袭人。几块下来,一改以往菠萝酸涩的印象。近年来,徐闻县打造特色果业,科学种植,产供销一体化,培育了“愚公楼菠萝”的品牌,收益上了台阶。利用互联网,信息互通,在销售与旅游上做文章,开发名牌,打开思路。县里的领导说,偏远的徐闻,因为一个佳果的生产,逐渐有了“旅游文创”、特色产品,还有电商合作社,搞小灵快的行销模式。热销的鲜菠萝、便于携带的菠萝干,也许这才是菠萝的“大海”,保持不竭的“水势动能”。

  树荫下,几名从果田出来的果农,头戴半岛居民特有的斗笠帽,随意地在石凳上或坐、或趴,闲聊歇息。一名年轻人与我们说着种菠萝的收成。前几年,菠萝丰收运不出去,都烂在地里,成本收不回,价贱伤农。今年雨水不太好,瓜果有的差一些,天热也经不起折腾,运不出去坏得快,好在有了教训,政府早有安排,想办法保证他们的利益。

  问及他们经济来源,说是种果品,以菠萝为主,也种甘蔗,还有的养殖、打工。说起这块地方,这个有意思的名字,他们说,菠萝的海,我们也开了眼界,就想着,等收成好了,去国外那个“波罗的海”,看看那里是不是也有我们徐闻这么好这么多的菠萝。

作者:编辑:王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