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多彩贵州网旅游 > 贵州特产

苗族蜡染

2019/08/21来源:多彩贵州网

  蜡染是织金苗族最普遍、最有名的工艺美术,主要工具是蜡刀、蜡锅和染缸,原材料为石蜡、蓝靛和自织麻布或布场上购买的平纱白布、府绸,工艺流程分画蜡、染色和漂洗三道工序。

  画蜡,即用蜡刀蘸蜡在白布上刻画各种图案。蜡刀系用几片三角铜片镶钳于削好的竹纤一端做成。其原理与圆珠笔一样,点蜡时,固定有三角铜片的一端朝里,另一端朝外。作画的蜡用时都要用蜡锅加热,使之溶化,但温度要适中,既不能低,也不能过高,否则,要么蜡粘不上,要么点得过浓,为保证均匀,蘸蜡时,蜡刀最好在锅边稍作滚动停留,使多余的蜡流回锅中,同时要适当降低温度,对于所要点画的图案,画蜡者都会心中有数,但最好还要先用较大的蜡刀沿边拉出长线条,然后分段隔成格子,再在格子中点画各种图案,这样,所点画的图案才会整齐一些。苗族蜡染的图案较多,常见的有几何图形和花鸟虫鱼抽象化图案,常常是一段以后又进行重复,多段相连,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
  画蜡结束后,要对布料进行染色,染色的原料是蓝靛,一般栽于房后或村边阴潮的地方,叶子较宽,浸泡后容易腐烂,当年种植,当年收割,浸泡一星期后即可将余渣捞出,然后加入石灰搅动,使之发生化学反应。如果现时染布,就将点好蜡的布放入蓝靛缸中染,如需将蓝靛作为固体进行保留,就排除水分,以后染布时加上适量清水搅匀即可用。染色常常需要反复进行几次,直到点有蜡的地方变白,原来空白地方变蓝为止。

  漂洗是蜡染的最后一道工序。根据布料大小,用一器皿盛上开水,将布料放入水中又急忙取出,反复数次,直到点上去的蜡全部熔化脱离布料为止。漂洗所用的开水温度要适中,温度低则石蜡不能充分熔化,温度过高则会将布料烫坏。漂洗后,将布料晒干,蜡染成品就这样做成了。

  一般说来,蜡染成品主要用于缝制妇女服饰或背带,男性服装多只染色而不点蜡,且不经过漂洗。

  蜡染的种类

  织金蜡染有黑白、彩色两大类。黑白蜡染有粗线条纹、细线条纹两种;彩色蜡染有深色和浅色两种。黑白蜡染占全县的主要部份,遍及全县,以南部的细线条纹出名;彩色蜡染主要分布在东北地区,以大平箐脚、龙场熊寨为主。

  黑白蜡染的范围较广,头戴歪梳的精细,头戴长梳的古雅,身穿白色服的点画,身穿黑色服的线条均匀。头饰红线、身着花衣的苗族也系黑白蜡染;彩色蜡染以身穿黑色服的苗族为主,其他头饰、服饰的苗族很少使用。

  头戴歪梳苗族把粗线条组成的黑白蜡染花纹图案通称为“大花”或“粗花”。这种花纹历史较久,具有古仆典雅风格,且线条需二次续填方能画成。把细线条组成的黑白蜡染花纹图案通叫做“小花”或“细花”。这种花纹精致细腻,艺术性高,只需一次画成。这种精细的绘画艺术是在古老的大花图案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。头戴长梳、身穿白色服者多以点和粗线条为主体构图,至今仍保持着古朴大方的风貌。

  彩色蜡染以身穿黑色服饰者使用较广,在画、染上都比黑白蜡染费工,其操作工序也比黑白蜡染复杂。一般的彩色蜡染很少出现白色部份。

  彩色蜡染多使用在背扇、衣袖、裙子上。身穿黑色服的彩染背扇形式构图与头戴歪梳的背扇大体相同。

  蜡染制品的适用范围

  织金蜡染以服装及生活用品为主。有盛装和普通服装。盛装是蜡染(挑花)艺术的集中表现。用七彩丝线对蜡染图案的花蕊、鱼眼等突出部份进行挑花或用精美的刺绣布代替某节蜡染布段,苗族妇女通常在跳花坡、跳花场、赴婚筵、酒筵、甜酒筵(俗称送月米)、丧葬等场合中穿戴,平时则是穿普通服饰。

  丧葬必须穿蜡染衣物入殓,穿单不穿双,相传如不穿蜡染衣,老祖宗不认是苗家。

  蜡染物品的名称

  织金蜡染物品主要有女上衣、裙子、围腰(即围裙,有长、短、满三种)、背扇、鞋(有船形、凉鞋二种)、伞套、钱袋、旅游包、手电筒套、枕巾、小手帕、包帕、背褡(垫肩)等十余种。

  苗族蜡染物品,常用白、红、黄、青、蓝等色调,他们用白色表示纯洁,红色表示欢乐,黄色表示高尚,青色表示勤俭,蓝色表示古朴。

  蜡染工艺的高峰

  蜡染和挑花,都是苗族妇女的重要工艺品。五十年代以前,几乎所有的苗族妇女都会用蜡绘画。她们有的从四、五岁开始学绘,有的从六、七岁开始学绘。五十年代以后,一些地区的少女入学读书,就很少学绘了。就是现在,苗族妇女中不会蜡绘的也是极少数。

  头戴歪梳的苗族少女,一般从七岁开始学绘,她们首先学画裙花中的直线条,然后学画花草,再学画鱼。她们称画鱼纹叫做“装鱼”。必须学会“装鱼”后,才能绘背扇上面的鱼包雀花纹图案。所以,她们认为背扇面上的花纹是蜡染物品中的艺术精品,难度较大。头戴歪梳的苗族少女在临近结婚的年代为一生中蜡绘的高峰。此时,她们每天从早到晚都以蜡绘为主,一般不作其他活。那怕农忙季节,她们的父母也不让她们去劳动而耽误蜡绘。她们要在结婚前把所有的蜡染服饰画完,而且画得越多越好。她们未婚时是讲究绘背扇面的。待婚后生子时,娘家才将她们婚前绘染好的背扇面装成背扇送去。结婚之后,她们承担家务劳动和农活,蜡染的时间少了。婚前的高技术水平也逐渐退步了。

  穿白色服的苗族少女也是从小学习蜡画,未婚姑娘是不画背扇花纹的。必须结婚后才能画背扇。

  穿黑色服的苗族及头戴长梳的苗族妇女从小学蜡绘,保持古雅的花纹图案。

  蜡染的工具、用具、原料配方及入染

  工具:蜡刀(蜡画笔)三把,分大中小三种。按绘画花纹的粗细线条取用。很早以前使用的蜡刀是竹质。用一条长10厘米宽1.5厘米的竹片,削成上窄下宽的带刃刀形。后来进化到铜竹(上部为竹,下部为铜)结合的工具。下部是两片铜制刀片合成的,二刀片的空间上宽下窄,刀片两端留有空隙,蜡由空隙进入,积在刀片空中。绘画时蜡由二刀片刃端慢慢均匀地流出,得心应手,绘成各式各样花纹。

  针板:用十余颗大针订在一块长10厘米,宽6厘米的木板上,蘸蜡定点(头戴长梳的苗族用)。

  蜡碗:铁质小碗一个,作加热溶化蜡之用。一般碗口直径在10厘米左右。

  蜡板:用长70厘米宽50厘米的木板一块,作垫平画品之用。随着蜡绘艺术水平的提高,有些地区用玻璃板代替木板,平整光滑,使线条粗细均匀,绘出的作品效果很好。

  蜡块:用一直径或边长10厘米左右的圆形或方形蜡块,作填蜡刀(蜡笔)之用。绘画时将溶化的蜡汁蘸入蜡刀铜片内,过热过冷均不适用,需要用蜡刀在蜡块上左右晃荡填后再绘。

  火炉:炭火盆或煤火炉一个,用文火将蜡溶化成蜡汁。火温不宜过高,使蜡溶化即可。

  陶坛:容染靛用。用一个能容染水将染物全部淹没的容器,陶制坛、罐或木桶均可。

  锅:一般用口面直径50厘米左右的沙锅一个(铁、铝、锑锅均可),能盛开水煮化蜡染物即可。

  蜡染原料:

  蜡:有蜂蜡、漆蜡、石蜡等几种。最早使用蜂蜡,后来使用漆蜡,六十年代用石蜡。蜂蜡为蜜蜂采花酿蜜物的组成部分,将蜜过滤后所剩的蜜渣经过加工而成。漆蜡,为一种乔木所结的细颗粒加工物,颗粒去核后,所剩皮通过蒸热加工,榨出的油汁凝固即成漆蜡。其树乳乃国漆。石蜡,为矿物,即矿烛。此外,还有翻法蜡,即蜡画物经过染后,用开水煮溶的蜡,再凝固后也用来作绘。

  靛:一年生草本植物,有大叶、圆叶和尖叶三种,园叶比尖叶染性好。大叶形如烤烟,染性最好。

  碱:很早以前用篙芝杆或辣椒杆、荞杆(其他有碱性的枝叶亦可)烧成碱性灰。市场上销售纯碱后,则开始使用纯碱。

  尿素:近年来有人发现尿素也可用来作配料,使靛的颜色好。

  酸汤杆(或根):草本植物。用酸汤杆研细拌淘米水倒入染料里。

  中草药方面的有:牛舌片、星秀草、鱼秋串、马蜂老虎(一口血)、黄鲜药、朝天贯、小血藤、大血藤、臭酒菜、水冬瓜叶等。

  核桃叶(或皮):一种乔木叶,放于烂田中浸泡。

  马桑叶:一种乔木叶,放于烂田中浸泡。以上二种配料是古老的使用染法,现代不用了。

  黄角皮(黄柏皮):乔木,有圆叶尖叶二种,圆叶深黄,尖叶浅黄,为彩色蜡染用。

  此外,盐也是彩色蜡染的原料之一。

  蜡染原料的配制及入染工序:

  将靛叶、茎浸泡于水池里,再过滤。将50公斤过滤靛水加放10公斤石灰水,如碘豆腐一样,使靛水慢慢变浓,呈水豆腐状。再加入适量碱,用黄鲜药、马蜂老壳等数味中药(在上面中药配料中选用几种均可),将中药洗净研细,放入沉甸的靛水中搅拌,即成蓝色染靛。将8两染靛放入能容15公斤水的容器里(一般用陶坛)按顺时针方向拌转,使染靛溶于水中,待容器中的染水呈青、绿、黄等色后,即可将蜡画物品放入容器内染。染蜡画物时,须将手握住染物在染水内左右摇动。若搅转中的靛水仍是本色(呈蓝色)时,切不可将蜡画物品入内染,否则将使染物效果不佳乃至报废。入染蜡画物时,还要掌握住适当的时间和水温。时间短了则染色太浅;时间长了而染色太深,均不符合蜡染要求。要仔细观看染物色彩的变化程度,染色变好即可(这如同冲洗影片之曝光,但入染无定时,全凭染者之经验)。再将染好的物品放入煮锅里将蜡煮溶化,用清水将染物冲洗千净,即成合格的蜡染物品。近年有的地方靛染效果不好,则再用煮青加煮一次。有的也使用漂白粉使染物白色变得更白。

  织金蜡染沿革

  蜡染古称蜡缬。据《一切经音义》卷十载“谓以丝缚缯,染之,解丝成文日缬也。”引申为细薄、折叠之物和有花纹的丝织品都叫缬。从我国出土的单色蜡缬绢、两色蜡缬绢等文物中,看出丝绸蜡染在古代已经盛行,因年代久远,工艺失传,就没有丝绸一类的蜡染,只有麻布、棉布蜡染了。织金保存的蜡染工艺也是麻、棉之类。

  织金的蜡染工艺,历史悠久。这种工艺主要以苗族妇女继承流传下来。据调查,应从他们的迁徙时起——开天辟地就有了。

  苗族称蜡染为棒(báng),译为蜡花。始为麻布蜡染,三十年代用粗棉布(俗称土布)蜡染,五十年代使用机织棉布(称洋布)蜡染,现在多用平纱府绸,近年有使用滴确凉试染,有抗染和不耐温因素,效果较差,且用开水煮,蜡则变形。使用细棉质布绘染较好。能绘出精细的花纹图案。

  很早以前,织金苗族的蜡染,使用蜂蜡绘画,那时候还未发现靛之类的原料,是将蜡画物放入烂田里染的。这种古老的烂田染法是用核桃树叶、皮和马桑树叶浸泡于烂田里,与烂田里的泥起化学反应后则成蓝色,将蜡画物品放入烂田中,常翻转染品,待染物变色后取出,煮去蜡质洗净即成蜡染。这种古老的田泥染法,织金的部份偏僻村寨,直至五十年代初仍有人使用。

  相传从明洪武年间,汉族人进入比喇(织金)后,带来了靛,从那时起,就使用靛染到现在。

  黑白蜡染的蜡绘、蜡染各只一次工序,彩色蜡染的蜡绘、蜡染各需二次工序,彩绘一次。

  头戴歪梳的苗族在绘大花(粗线条花纹)时,用小蜡刀先绘线条的边线(如同雕刻艺术中的双勾),再用大蜡刀填双线条之中心线条,则成大花纹。从大花进入小花后,则是一笔画成。随着蜡绘工艺的发展,他们使用的工具及布料也逐渐从粗向细发展了。

  身穿黑色服的苗族彩色蜡染的蜡绘,先将需要染色的花纹绘上蜡,入染。第一次入染的时间短,使受靛染部份略呈浅蓝色,然后将染物凉干后,再在受染的浅蓝色布料上进行第二次蜡绘,再入染。掌握适当的时间之后取出。方将染品投入沸水锅内煮化第二次上的蜡绘。洗干净后,第一次蜡绘处呈白色(或本布料色),第二次蜡绘处呈浅蓝色,二次受染呈深蓝色。

  将黄角皮(黄柏皮)加入适量盐(约按100:2)用开水煮成黄色汁,将黄汁绘于彩色或白色(浅色)部份,即成彩色蜡染。

  此外,彩色蜡染的靛染方法及工序与黑白蜡染相同。

  头戴长梳的苗族米点蜡绘,则用一种与蜡刀不相同的特制工具,用十余颗大针打在小木板上,只需蘸蜡点绘,自然成图。然后用蜡刀收点画大。

  据史料记载,苗族的祖先原是生活于黄河、长江流域一带,那里的土肥水美,景色宜人,是生产生活的好地方。后来随着战争灾难的降临,热爱和平的苗族人民被迫离开了美丽富饶的家园,实行向南向西迁徙,人虽离开,但是家乡那些河流,那些田园一草一木却无法从他们心目中抹去,为了让后代人永远记住祖先们居住的地方,先辈们在没有文字记载的情况下,采用缝制的方法,以多种颜色丝线把家乡的美景绣在衣物上,让人们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看到故乡的景色,引发人们思念故土的深深情怀。苗族妇女的服饰为何有那么多精工考究的花纹,它不是随心所欲做出来的,它具有深奥的历史渊缘。在织金苗族6种服饰中,虽款式各异,但花纹都基本相同,图案大多是黄河、长江及其流域的田园景色。因而,尽管时间跨越了多少朝代,苗族的服饰除了质量上的不断改变外,图案却没有多大的变化,不是他们不知道创新,而是他们不愿意创新,他们要永远记住本民族的这段悲壮历史。

  织金蜡染的当代艺人

  蜡染是苗族妇女的手工艺,在织金所有的苗族村寨、家家户户都有人会蜡染,她们通过老传少、母传女、或相互学习一代一代地把这两门工艺传承下去,目前在全县较有名气的艺人有珠藏镇青山村石鼓寨的杨明美(女,65岁)、王梦江(女,27岁),官寨乡大寨村小妥倮蔡群(女,30岁)等。

  制作一套苗族女装少则要花两个月,多则半年,盛装即蜡染带桃花或纯刺绣则需要更长时间,一套衣裙的价格均在4000-6000元之间。

  蜡染制品已从传统的衣、裙、背扇围腰等服饰发展到钱包、壁挂、摆件等旅游产品,但因手工制作时间慢,致使还未形成规模生产,随着旅游业的掀起,经济社会的发展,织金蜡染制品将会迎来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作者:编辑:李琴琴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