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多彩贵州网旅游 > 市州动态

从石头满山变成绿树满山——黄果树瀑布流淌的贵州生态故事

2018/07/04来源:贵州日报

  1992年6月11日至13日,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,来自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两位专家卢卡斯和桑切尔对黄果树的资源、环境进行了考察。卢卡斯临上飞机前说:“黄果树的风景资源在亚洲是最有影响的。”

  在场人无不欢欣鼓舞,都认为胜券在握。

  不料,专家在离开贵州后提出“暂缓提交”的建议。理由是黄果树的风景资源虽然很好,但人工痕迹太重, “半边街”在短短2公里公路沿线两侧居住了923户3000多人;生态环境差,森林覆盖率只有7.2%。

  按照“世界遗产”申报规定,一处景区只能申报一次,若被否决,便永远不能再申报。因此,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会议讨论表决前,国家建设部明智地将黄果树申报材料撤回。绿,是这样一点点“攒”起来的

  为了彻底解决好上述一系列问题,还公众一个绚丽多姿的黄果树,1999年4月,贵州省政府决定成立黄果树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,并赋予其相应的管理职能,对景区内的资源保护、开发、建设、经营和地域经济社会发展实行统一领导和管理。

  黄果树管委会成立一年,就大力抓了景区的外围绿化和25度以上坡地的退耕还林及黄果树新城的规划工作。仅2000年,就完成景区内11700亩的退耕还林工作,这是黄果树景区开发20年来绿化面积最大的一年。

  回望黄果树的生态治理之路,走得艰难,走得决绝。黄果树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土层厚度特别薄,平均厚度不到20厘米,宜林荒山荒地海拔高、水分蒸发快,气候干旱,大部分都是石漠化特别严重的地区。

  要在这上面造林恢复植被,谈何容易?胡强说,黄果树的“绿”,可以说是黄果树人一年一年、一点一点地“攒”起来的。

  “确实很艰难,但再难也要干!”回想起当年所作的努力,黄果树管委会副调研员、原林业局长刘作华感慨地说,2004年,黄果树森林覆盖率低于全市28.3%的平均水平。当时,已开放的大瀑布、天星景区小环境基本实现绿化,但周边依然荒山秃岭,使名瀑逊色。

  刘作华说,由于地质原因,整地工作并不顺畅,林业局多次召开会议并派专门技术人员到现场进行指导,采用爆破整地、大坑客土的方法,在一座座荒芜的石头山上打出了一片片形状、大小均符合规格的坑。那段时间,每天都有近千人上山作业。

  另一位工作人员回忆,十字镐、钢钎、锄头等工具轮番上阵,地质条件太恶劣,工具容易损坏,每天都要更换新的。在石头上挖出的地坑需要回填新土,但山上没有新土,只有靠施工队伍一筐一筐地从山底背上去。路途遥远,坡度又陡,有些地方一个人一天只能背三趟新土。同时,要用水浇苗,只有采取人挑马驮的方式,一桶桶送上去。

  2015年,黄果树瀑布荣获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颁发的“全球低碳生态景区”荣誉证书及奖杯,成为旅游区生态建设典范。

  黄果树景区的森林覆盖率就这样艰难而显著地提升,1999年提高到30.35%,2011年达到50%以上;2017年达到56%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核心景区森林覆盖率达到79%以上,比当年7.2%增长了十倍有余。 黄果树旅游区的新目标是,力争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65%,核心景区森林覆盖率达90%。这个目标,高于全省,基本是全国最高水平。(记者 徐荣锋 来源:贵州日报)

首页  上一页  [1]  [2] 
作者:徐荣锋编辑:王雪峰